刚才武院的院长怕被别人跟踪只是简短地说了几

分享到:
他说完之后就走了。
 
    那灰衣男子依旧坐着,懒洋洋地道:“叫易阳是吧?你在这次天道武馆考核的排名中排第几?”
 
    易阳如实回答:“我的实力是第一。”
 
    灰衣男子听了后皱眉,暗想:“听这话头,意思是他的实力第一,但没有排到第一。哼,只怕是自抬身价的话吧。”
 
    刚才武院的院长怕被别人跟踪,只是简短地说了几句,说易阳是不可多得的天才,万万不可错过。
 
    灰衣男子又想:“八荒国在天道武馆的治下里,排名倒数,他们考核的人,除了第一的之外,其他的也就勉强够资格。不过我这是在挖陨星宗的墙角,能挖到一个也是赚了。”
 
    “来,展示一下你的修为。风切,你和他切磋一下,但是控制好力度,不要伤了他。”灰衣男子懒洋洋地说。
 
    他最后的话是对边上的那个青年所说。
 
    青年叫风切,他性格有些狂傲,脸上表情很冷淡。
 
    “向我攻击。”风切淡淡地道,他都没有释放出元气来护体,对易阳的轻视十分明显。
 
    易阳好意提醒道:“你太轻敌了,我最弱的武技也能造成很大的破坏。”
 
    风切不屑一笑:“轻敌?你有什么招数尽管使出来,我的实力,你看不透。”
 
    易阳想:“难道这人也有什么特殊的能力?好吧。”
 
    “那你小心了。”易阳说。
 
    唰
 
    易阳随后一点,数道血魔剑气飞驰而出。
 
    带着强大的破坏力攻向了风切。
 
    其中附带的元气已经快到了气海境九重,再配合血魔剑气这样的武技,攻击力不比任何气海境九重武者的一击弱。
 
    那椅子上坐着的灰衣男子一下子就看出了关键所在,急忙起身道:“风切,躲!”
 
    他现在才明白,他和风切都小看了易阳。
 
    “看来我小看他了,他说他有第一名的实力,果然厉害!随手一击就有气海境九重的实力!”灰衣男子心想。
 
    风切也快被吓尿了,赶紧一个懒驴打滚,勉强躲过了易阳的攻击。
 
    但是,仍然有一道剑气擦过了他的胳膊,血液飞溅,样子十分狼狈!
 
    风切气愤地爬了起来,大叫道:“说是切磋,你出手这么这么狠!如果不是我躲得快,怕是要被你打成重伤了!”
 
    易阳语气平淡:“我已经说了,我最弱的武技也有很大的破坏力,你听了么?”
 
    风切顿时脸通红,他原话可是“我的实力你看不透。”
 
    可实际情况却被打脸。
 
    “刚才是我没有防备,再比一次!”风切大叫道。
 
    他出身于怒龙国,在考核中排名第二,并且一直对第一名不服。
 
    他发誓要超越那个第一名,所以投靠了血刀宗,希望有朝一日能扬名吐气。
 
    怒龙国比八荒国强了很多,所以他根本就没把易阳放在眼里。
 
    谁成想易阳竟然轻易打伤了他,让他无法接受。
 
    易阳摇头:“算了,你不是我的对手,再打下去也就是凭白增加伤势。刚才你口气那么大,原来只有这两把刷子。”
 
    风切大怒:“刚才我都没有施展元气,不小心被你误伤一下,你就敢看轻我?你有种再和我打一次!这次要是打不赢,我跟你姓!”
 
    灰衣男子打圆场道:“你们两个都是不可多得的人才,将来在血刀宗里大有所为,以后比拼的机会有很多,何必急于一时?”

欢迎转载六合开奖结果现场直播_六合开奖结果现场直播网站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六合开奖结果现场直播_六合开奖结果现场直播网站 » 刚才武院的院长怕被别人跟踪只是简短地说了几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