连叶南天那样的强人都死在了易阳手里

分享到:
易阳打断道:“算了,天道武馆这种地方,不去也罢。你闭嘴吧。”
 
    他觉得天道武馆既然有使者这种人,想来也不是什么公平的地方。
 
    瞬间使者的脸像一个苦瓜,拉得极长。
 
    “小子!注意你的身份!竟敢对我……”使者又在呵斥。
 
    易阳再次打断他,冷淡地道:“你以为你算个什么东西,也许你会见不到明天的太阳。”
 
    这话不是开玩笑。
 
    连叶南天那样的强人都死在了易阳手里,变成替死奴了,区区一个武馆使者,目测是打不过已经成为替死奴的叶南天了,易阳要杀他如杀鸡。
 
    更何况在场的不少武道世家的家主都感到格外的愤怒。
 
    如果使者再嚣张,把那些家主惹毛了,那使者可能会吃不了兜着走。
 
    使者仔细地想了想,权衡一下利弊,最后二话不说,坐下了,瞪着离去的易阳的背影。
 
    等易阳走了之后,使者清了清嗓子,大声道:“考核结束,入选的人做好准备,两天后就前往天道武馆。”
 
    呼!
 
    比武场外,一道人影快速飞驰而来,速度达到了一息十丈。
 
    那人影来到了比武场中,看到了人群渐渐散去,不由得绣眉蹙起:“难道我来晚了?”
 
    这人影是个锦衣女子,二十多岁,相貌上中,衣着华丽。
 
    锦衣女子看到了重伤的连城等人,直接指挥道:“放下他们,另外再把这次考核成绩的前十五人叫回来。”
 
    然后锦衣女子又看向了穿着天道武馆衣饰的使者,吩咐道:“去找几百个观众过来,快!”
 
    她命令的语气让使者不爽了。
 
    “你是个什么东西,敢跑来命令我!”使者叫道。
 
    女子眼神一冷,道:“别废话,让你去就赶紧去!耽误了事,唯你是问!”
 
    使者非常不爽,对旁边恭维他的那个大人物道:“来来来,你告诉这个蠢女人我是谁?”
 
    “哼,只怕你这个蠢女人听到我武馆使者的名号,就要跪下来给我赔罪。”使者暗想。
 
    那个大人物刚要呵斥锦衣女子。
 
    锦衣女子无奈摇头:“这届的使者眼力不行啊,不拿出令牌就不认识我。”
 
    女子拿出了一个令牌,随手一扔就静静地飘在空中。
 
    “你拿出的是个什么玩……”
 
    使者不屑地说,但那个意字还没出口,他的眼睛一下子瞪的大大的,如遭雷击,楞在原地。
 
    而后,使者双膝一弯,缓缓跪了下去。
 
    恭维他的大人物不解地道:“使者,您这是做……”
 
    “闭嘴!”使者大声呵斥他,然后对着女子恭敬地磕头求饶,道:“属下不知是陨星宗特使到来,竟然对特使不敬!请特使饶命!

欢迎转载六合开奖结果现场直播_六合开奖结果现场直播网站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六合开奖结果现场直播_六合开奖结果现场直播网站 » 连叶南天那样的强人都死在了易阳手里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