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毛魔润芝张口结舌眼巴巴地望着地上趴着的张

分享到:
锦衣女子没管张使者,又说:“你放心说,有我护你。”
 
    傅红雪放了心,才说:“启禀特使,便是这天道武馆的使者强行更改排名,将排第一的易阳换到了第四,将已经被淘汰的三个人放到了前三。”
 
    “竟有此事!”锦衣女子眼中寒芒一闪。
 
    张使者赶紧爬到女子脚边磕头,大叫:“特使明察!特使明察!我是按照原本成绩进行排名的!”
 
    锦衣女子道:“好,那我就验证一下你的排名。”
 
    她目光扫过众人,看了一眼名单,说道:“第五,第六的出列。”
 
    第五的绿毛魔来仇出列,第六的黄毛魔润芝出列。
 
    其中绿毛也重伤,锦衣女子对黄毛魔润芝道:“现在展现一下你的实力。”
 
    黄毛魔润芝张口结舌,眼巴巴地望着地上趴着的张使者,想向他求救。
 
    但是张使者脸头都不敢抬,自身都难保了,哪还能给黄毛帮助。
 
    “你没听到我的话吗?”锦衣女子呵斥。
 
    黄毛魔润芝要吓尿了,赶紧使出了一招武技。
 
    然而他的修为是气海境四重,武技也是二品的,可以说是相当垃圾了。
 
    锦衣女子摇头:“不行,你差远了,是因为战斗受伤吗?发挥出你全部的实力来!”
 
    黄毛魔润芝继续施展武技,但他水平上限在那里,再怎么施展也是那样。
 
    傅红雪在边上看不过去了,气海境六重的修为发挥,一脚就把黄毛魔润芝给踹倒。
 
    “启禀特使,这个家伙不是受伤了,他是本来就这么弱。”傅红雪对锦衣女子说。
 
    锦衣女子微有怒气,问:“你的排名是多少?”
 
    傅红雪说:“我第七,另外的两个同伴排在我后面,他们的修为是气海境五重。”
 
    锦衣女子这下看明白了,知道了这排名有问题。
 
    “好啊,你们天道武馆招人的使者,竟敢做出这种事情来。天才被你们排挤走了,尽招些废物!”锦衣女子怒了。
 

欢迎转载六合开奖结果现场直播_六合开奖结果现场直播网站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六合开奖结果现场直播_六合开奖结果现场直播网站 » 黄毛魔润芝张口结舌眼巴巴地望着地上趴着的张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